微信
智慧荷城
簡體版|繁體版
支持IPv6

貴港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於印發貴港市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細則(暫行)的通知

發佈日期: 2021-03-31 08:05

各縣(市、區)人民政府,市人民政府各工作部門,市產業園區管委會,市直各企事業單位:

《貴港市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細則(暫行)》已經市人民政府同意,現印發給你們,請認真貫徹執行。





                                                                          贵港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2021321


貴港市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細則(暫行)


第一章   

第一條  爲完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防止國有資產流失,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國有資產法》《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廣西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暫行辦法》(桂政辦發〔2017154號)等相關規定,結合實際制定本實施細則。

第二條 本實施細則主要適用於全市各級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責任追究工作。國有參股企業責任追究工作,參照本實施細則實行。

第三條  本實施細則所稱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以下簡稱責任追究),是指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有關人員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監管部門相關規章制度、企業內部管理規定,未履行或未正確履行職責致使企業發生國有資產損失以及其他嚴重不良後果的,應當追究相應責任。

第四條 本實施細則所稱國有資產監管機構,是指代表本級人民政府履行國有資產出資人職責、負責監督管理企業國有資產的機構和部門,包括國資委及其他履行國有資產出資人職責的機構和部門。

第五條  本實施細則所稱企業負責人,是指全市各級黨委、人民政府或國有資產監管機構黨委(黨組、黨工委)、國有資產監管機構決定任免或提名任免的企業領導人員,以及企業決定任命或提名任免的下屬企業領導人員。

第六條  本實施細則所稱企業經營管理有關人員,是指企業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以及其他相關人員。

第七條 責任追究應當遵循的原則包括:依法合規、違規必究,分級組織、分類處理,客觀公正、責罰適當,懲教結合、糾建並舉。

第二章  責任追究範圍

第八條  責任追究範圍涉及集團管控、購銷管理、工程承包建設、轉讓產權和上市公司股權及資產、固定資產與無形資產投資管理、投資併購、改組改制、資金管理、融資與負債管理、風險管理、金融業務開展等方面,具體應當追究責任的情形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八條至第十八條的規定執行。

第九條  對企業資產管理不當,造成非正常損毀、報廢、丟失、被盜的,應當追究有關責任人責任。

第十條  違反法律法規、監管部門相關規章制度、企業內部管理規定,未履行或未正確履行職責,致使企業發生國有資產損失或其他嚴重不良後果的其他情形,應當追究有關責任人責任。

第三章  國有資產損失認定

第十一條  國有資產損失認定結果由負責相應責任追究的企業或國有資產監管機構作出。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認爲有必要認定的重大損失,由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負責調查認定,並出具違規經營投資損失認定的書面文件或相關材料。

第十二條  國有資產損失應當區分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直接損失是與相關人員行爲有直接因果關係的損失金額及影響。間接損失是由相關人員行爲引發或導致的,除直接損失外,能夠確認計量的其他損失金額及影響。

第十三條  國有資產損失分爲一般資產損失、較大資產損失和重大資產損失。單筆國有資產損失金額在100萬元以下的,屬於一般資產損失;單筆國有資產損失金額在100萬元以上(含100萬元)300萬元以下的,屬於較大資產損失;單筆國有資產損失金額在300萬元以上(含300萬元)的,屬於重大資產損失。

涉及違紀違法和犯罪行爲查處的損失標準,遵照相關黨規黨紀和法律法規的規定執行。

第十四條  國有資產損失金額及影響的認定依據,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二十四條執行。

第十五條  相關經營投資雖尚未形成事實損失,經中介機構評估在可預見未來將發生的損失,可以認定爲或有國有資產損失。

第四章  責任認定

第十六條  違規經營投資責任根據工作職責劃分爲直接責任、主管責任和領導責任,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二十六條執行。

第十七條  企業負責人應當承擔直接責任的情形和相關決策人應當承擔或免除責任的情形,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執行。

第十八條  國有企業未建立內控制度或內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未建立廉潔風險防控制度或廉潔風險防控制度不落實,造成國有企業重大資產損失或其他嚴重不良後果的,企業分管負責人和主要負責人應當分別承擔主管責任和領導責任。

責任追究中出現責任劃分不清或無法界定責任情形的,企業分管負責人和主要負責人應當分別承擔主管責任和領導責任。

第十九條  企業主要負責人、分管負責人、企業分管財務的負責人或總會計師或財務總監應當承擔的領導責任、主管責任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執行。

第二十條  國有企業發生違規經營投資行爲,企業監管職能部門未按規定進行立案、查處、追究、整改、上報的,對負有監管職能的部門負責人應當進行責任追究。

企業主要負責人知道或應當知道違規經營投資行爲,未督促企業監管職能部門履行監管職責,對企業主要負責人應當比照直接責任人進行責任追究。

第二十一條  對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有關人員經營投資實行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已調任其他崗位或退休的,應納入責任追究範圍。

第五章  責任追究處理

第二十二條  根據國有資產損失程度、問題性質等,對相關責任人採取組織處理、扣減薪酬、禁入限制、紀律處分、移送監察機關或司法機關等方式進行責任追究處理。

(一)組織處理。包括批評教育、責令書面檢查、通報批評、誡勉、停職、調離工作崗位、降職、責令辭職、免職等。

(二)扣減薪酬。扣減和追索績效年薪或任期激勵收入,終止或收回中長期激勵收益,取消參加中長期激勵資格等。

(三)禁入限制。五年內直至終身不得擔任國有企業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四)紀律處分。由相應的紀檢監察機關依法依規查處。

(五)移送監察機關或司法機關處理。依據有關法律規定,移送監察機關或司法機關依法查處。

以上處理方式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合併使用。

第二十三條  國有企業發生國有資產損失,經過查證覈實和責任認定後,除依據有關規定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外,其他處理方式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三十四條執行。

第二十四條  責任人在責任認定年度已不在本企業領取績效年薪的,按離職前一年度全部績效年薪及前三年任期激勵收入總和計算,參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三十四條規定的標準追索扣回其薪酬。

第二十五條  違規經營投資行爲同時觸犯本實施細則兩個以上(含兩個)條款的,依照處罰較重的條款定性處理。一人同時觸犯本實施細則規定的兩種以上(含兩種)違規行爲,應當合併處理,按其數種違規行爲中應當受到的最高處理規定加重一檔給予處理。

第二十六條  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有關人員違反本實施細則的禁入限制措施:

(一)受到降職處理的,兩年內不得擔任與原職務相當或高於其原任職務的職務。

(二)受到責令辭職、免職處理的,五年內不得擔任國有企業領導職務。

(三)構成犯罪被判處刑罰的,終身不得擔任國有企業領導職務。

第二十七條  對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行爲負有責任的相關人員,除按照本規定予以處罰外,依法追究其賠償責任。

相關責任人違反黨紀和廉潔從業有關規定的,依規處理,涉嫌違法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第六章  責任追究程序

第二十八條  責任追究工作原則上按照幹部管理權限組織開展。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認爲有必要的,可以對其監管企業管理權限以內的企業管理人員進行責任追究。

經授權,國有資產監管機構可以對其監管企業中管理權限以外的企業負責人進行責任追究。

第二十九條  責任追究工作應當遵循受理、調查、處理、整改、申訴的程序,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四十條執行。

第三十條  責任追究調查情況及處理結果在一定範圍內公開。

第三十一條  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調查期間,對相關責任人未支付或兌現的績效年薪、任期激勵收入、中長期激勵收益等均應暫停支付或兌現;對有可能影響調查工作順利開展的相關責任人,可視情況採取停職、調離工作崗位、免職等措施。

第七章  國有企業職責

第三十二條  國有企業在責任追究工作中主要履行的職責,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四十四條執行。

第三十三條  國有企業董事會、監事會、紀檢監察、審計、財務、法律、人力資源等部門對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行爲負有監管職責,國有企業應當對其監管崗位設置、人員匹配、職責權限提出明確的要求。

第八章  監督部門職責

第三十四條  國有資產監管機構在責任追究工作中主要履行的職責,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四十八條執行。

第三十五條  國有資產監管機構以及所監管企業加強與巡視巡察組、審計機關、紀檢監察機關、司法機關等機構的協同配合,共同做好責任追究工作。

第三十六條  國有資產監管機構明確所監管企業負責人在經營投資活動中必須履行的職責,引導其樹立責任意識和風險意識,依法經營,廉潔從業,履職盡責。國有資產監管機構和國有企業應當在有關外聘董事、職業經理人聘任合同中,明確責任追究的原則要求。

第三十七條 紀檢監察機關監督指導國有資產監管機構和國有企業對有關責任人的紀律處分,負責對管理權限範圍內的有關責任人作出紀律處分決定。

第三十八條  組織人事部門監督指導國有資產監管機構和國有企業對有關責任人組織處理,負責對管理權限內的有關責任人作出組織處理決定。

第三十九條  財政、審計及其他監督部門查處國有企業經營管理、財政資金使用、安全生產、環境保護、產品質量、勞動用工、金融業務監管等方面的違規經營投資行爲,應盡報告職責。

第四十條 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接到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案件舉報或辦案中發現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行爲,尚未構成犯罪的,應及時移送對其負有監管職責的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處置。

第四十一條  負責責任追究的工作人員在辦理責任追究的過程中,收受賄賂、徇私舞弊、泄露工作祕密以及協助責任人逃避責任的,視情節輕重給予相應的處罰;涉嫌違紀的,移送紀檢監察機關處理;涉嫌違法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第四十二條  負責責任追究的工作人員與相關責任人有利害關係的,應當迴避。

第四十三條 聘請參與調查的中介機構或者專家,在企業違規情形的界定、損失的認定等技術評判工作中,應當如實反映客觀事實,並對有關審計結果或評判意見的合法性、真實性、有效性負責。

聘請的中介機構或專家與相關責任人有利害關係的,應當迴避。如發現中介機構或者專家有違法違規情形或者執業情況明顯有誤,國有資產監管機構應將其從中介機構庫或專家庫中清除,並向有關部門反映,提出處理建議。

第九章  從重從輕情節

第四十四條  對相關責任人從重處理的情形,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五十八條執行。

第四十五條  對相關責任人從輕處理的情形,按照桂政辦發〔2017154號文第五十九條執行。

第十章  

第四十六條  本實施細則由市國資委商有關部門負責解釋。

第四十七條  本實施細則自印發之日起施行。本實施細則施行前,已結案的案件,如需進行復查複議的,適用當時的規定或者政策。尚未結案的案件,依照本實施細則處理,但依照當時的規定或者政策不認爲是違規行爲或者處理較輕的除外。本市有關責任追究工作,凡與本實施細則不一致的,以本實施細則爲準。



文件下載: